楚氏狂人

loading

【哈德哈】活了一百万次的猫

对于拽喵来说,死亡也不过是在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复活而已,所以拽喵不惧死亡。真正可怕的是被愚蠢的人类收养,然后被那些人类因为一些小事给害死,“人类真是讨厌喵,明明害死的别人自己却要摆出一副悲伤的样子,还把本殿下当玩具么喵。不过只要乖乖把小鱼干奉上,本殿下也就只好牺牲自己一下了喵。”舔了舔芝士蛋糕般柔顺的奶黄色皮毛,拽喵如是想到。

拽喵是一只活了一百万次的猫,它做过国王的猫,做过渔夫的猫,做过小女孩的猫,现在它是巫师的猫。

“哇!他可真漂亮!”面前的男孩睁着他翠绿的眼睛,一脸惊奇的对他的同伴说“罗恩,我们可以养他么!”

“额……我还以为有赫敏的那只就够了,要知道我的斑斑被她的猫吓得瘦了不少,而且哈利你也有海德薇了。”

“噢拜托了,罗恩,你看他真的很漂亮。”

“嗯……啊……好吧,他的确很漂亮。”那个叫罗恩的红发男孩避开那个叫哈利的男孩的动人的绿眼睛,说到。

“喵——”拽喵想翻个白眼,“我可是活了一白万次的猫,还需要别人的许可吗喵?只要你送上小鱼干!”

哈利笑了,碧绿的眼睛弯了起来,红润的嘴唇翘着,连恼人的眼镜也不那么讨厌了。“生了一副好皮相嗯喵”拽喵恶劣的想着“一个巫师总不会那么无聊吧。”

事实用不那么尽人意,拽喵想着,巫师的世界也那么的无趣,小鱼干也没有什么新奇。好在他认识了克鲁克山,克鲁克山是一个有思想的猫,他对拽喵总是不屑一顾的高傲态度。“喂喂,克鲁克山你不要太嚣张喵,我可是活了一百万次的猫!我可是能变成人的!”

克鲁克山嘲讽般的喵喵叫几声,拽喵更加生气“不是巫术喵!!!按东方的说法,是猫大仙噢喵!”

拽喵不服气,直到克鲁克山抓住了斑斑——那个叛徒,收获了赫敏的奖励,便对他佩服起来。

“不能只看表象哦,无知的小鬼。”一副教训后辈的语气。拽喵暗自嘀咕,“思考问题?不是只要等待别人的讨好就够了吗?”拽喵不明白。

一年一年,时间过得很快,拽喵依然是巫师的猫,从小巫师的猫变成大巫师的猫。那个叫哈利的绿眼少年已经17岁了。

拽喵觉得什么变了,不只是少年长大了,还有什么。比如——会逗他玩还会塞给他小鱼饼干的双胞胎。

可好像什么也没变,比如——无聊的巫师的学院生活。拽喵甚至在想,下一次,他会是谁的猫。

猫-他听见有人说--嘶-破特的猫?

你?-拽喵看着它明黄的竖瞳。你是什么?我可是活了一百万次的猫——可不是破特的猫!

嘶--那你是谁的猫?

谁?我是自己的猫!我不属于任何人!哈利只是为我准备小鱼干的人!
拽喵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急着否认,他只隐隐感觉到应该这样做。

好吧——嘶--那你说你是活了一百万次的猫--

没错,拽喵得意道,还是可以变成人的猫大仙呦--

嘶嘶--那家伙笑起来,那我就是长生不死的圣蛇君啰--

拽喵被那家伙的话吸引,那家伙便趁机发出邀请,拽喵想“反正我不是谁的猫,哈利他也不知忙着做什么,克鲁克山也不知去向-”

他同意了,现在——他是蛇面人的猫。

做蛇面人的猫其实很辛苦,每天都能看到鲜血,人们扭曲的面容和饱含愤怒和绝望的双眼。这导致拽喵经常做噩梦,他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活一百万次,也知道这些人就像双胞胎一样回不来了。

那家伙安慰他--嘶,别担心,你可是主人的猫,而且是活了一百万次的猫。

出奇的,拽喵没有反驳他的话。

之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平静,直到有一天那家伙对他说“战争开始了。”

拽喵一度迷茫,后来在对立的地方看到了哈利,他恍然。拽喵做过国王的猫,他知道战争是什么,会怎么样——因为那个国王在兵败之际杀了他—然后自杀。

于是拽喵没有走,在曾经生活多年的城堡坍塌时没有,在蛇面人和他的手下屠杀时没有,在有人抱着哈利的尸体时也没有。他只和那家伙一起,站在蛇面人身边。

厮杀,咒语四射,魔力相撞再被弹开,拽喵想起做国王的猫的日子,之后他看到那家伙灰飞烟灭,哈利和蛇面人的对峙——拽喵轻轻的走过,奶黄色的皮毛在断壁残垣的土灰中格外显眼。

嘶喊,爆炸,土灰瓦解和不知是谁的不甘心的吼叫。不知为何,他在千万道咒语中分辨出那一道——也许是听了许多遍,恐惧让它成为反射的本能。

扭头去看,绿光闪过,直奔哈利——不!不要!拽喵没有想到鲜血,扭曲的面容或是饱含愤怒和绝望的双眼,他想到了——那碧波,仿佛春风吹拂柳枝,阳光照射盈盈一水。




哈利看到那术绿光铺面而来,想要改变现状,却动弹不得,

“喵——”

他听见猫的嘶吼,愤怒而嘁伤,哈利自嘲素来不善于看人脸色的他居然在临死前听到一声猫叫却演绎出如此多的情绪。

他看到猫向自己奔来,爪子抓地扬起的尘土,四肢发力肌肉的抖动。

他甚至看到——一个灰眸金发的少年扑进他的怀里,用巴掌大的小脸噌噌他的胸口,他也顺手握住了那少年柔软的腰肢。

死咒狠狠地打在少年的后背,他们一起向后倒去,哈利听见一声呜咽,好像是疼痛,又好像在撒娇。

他听见那少年说“都说了是猫大仙了,”他艰难的抬起头看着哈利,灰眸盛满泪水“活了……一百万次哦”

哈利看着窝在自己外袍上的一小团,仿佛少年只是他的幻觉,手抚上起司蛋糕般柔顺的皮毛,现在它以难辨色彩,泪不自知的冲破眼眶,划过脸颊,砸在那没了温度的皮毛中。心痛的麻木,明明海德薇那时也没这么悲伤,仿佛什么没抓住,他就不在了……是什么?哈利不知道。

战后,哈利把它和所有的回忆一起埋在了学院的一个角落。

猫救了哈利,扭转了战局,它是第一只得到奖章的猫。它下葬那天很多人去吊唁,哈利在它的墓碑前坐了一个下午,最后刻上它的墓志铭“活了一百万次的猫”——那个可能是幻影的少年说的。

拽喵,活了一百万次的猫,成为了自己的猫的猫,再没有醒来。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