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狂人

loading

【冬盾冬】第二次等待(双视角)

chapter.2
【Bucky】
2014.7.4
记忆出现重合,我曾经也在这种皮椅上醒来,但这次面前换了一帮人,有没死了的黑人独眼龙,和拿盾牌的紧身衣男子在一起的红发女特工还有一个留着胡子、表情浮夸的小个子。那个盾牌紧身衣为什么没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他,我知道他叫captain America,但我不愿这么称呼他,就像不喜欢别人叫我winter soldier,我一直觉得我还有另一个名字,但我不知道,就像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为什么需要知道他的名字,我的大脑最近总是这样,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和他。
我回过神,麻药劲儿还有,这种药能克制我的身体,但克制不住我的左臂。我尝试挥动左臂,但什么也没发生,我又一次失去了左臂?这个念头让我有些紧张,但我看过去,它还好好的。
“嘿,别紧张”那个小个子拍拍我的肩膀,我瞪回去,他显然被吓了一跳,嘟囔一句“为什么Steve会喜欢这种眼神能杀人的人”
依然迷茫,依然不解,为什么听到Steve这个词,整颗心都放了下来,就像……一个流浪许久的孩子终于回家了。
“你对'Steve'这个词有反应,so,你还记得他么?”那个红发女特工挑挑眉毛。被人捕捉到表情,这不太好,我一言不发。
“好吧,”黑人独眼龙发话了“让他继续休息”
他们走了出去,我被带进一件封闭的房间,四周重归黑暗。我感觉不到左臂,四肢无力,我只好休息。
【Steve】
2014.7.4
我可以进去,进去看望bucky。神盾局只允许我在晚上看他,或者通过房间摄像机,我选择了前者。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既没有勇气走进去,又没有勇气离开。最终,我决定远远的观望。遗憾的是,房间小的可怜,小到只能容下一张床和一个人,我站在那,这是我时隔70年再一次离他这么近。房间里很安静,我却听不到他的呼吸声,或许他没有睡着,但我不担心他会暴起打人,因为tony监视着他的心跳,控制着他的机械手臂。换句话说,他要打,就打吧,如果这能他想起什么,千千万万次又有什么。
我注视着他,总是有千言万语,我却不能说出口一二分,我只能,俯下身,把嘴唇贴在他的额头上,然后,离开…
Bucky,等着我。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