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氏狂人

loading

渣字勿怪,儿子什么的。。。最可爱了

NO.50 尖牙
男,20岁
身高178cm
体重67kg
爱街舞,爱极限运动
口头禅“小......”
十分骄傲蜜色皮肤配白发
性格像狐狸和猫的结合体,固执,狡诈,爱耍赖,明明成年了还把自己当小孩子,并不知道为什么喜欢极限运动,也许只是喜欢刺激。

外号“主君的刀刃”前外号为“主君的尖牙”,因为歧义就废弃掉了。武装后没有过多的武器,因为讨厌枪械发出的声音而单纯的只使用冷兵器。
【小生只负责刺杀啦,掩护什么的,就交给你们啦(笑】不知为什么听到他这么说只想朝他脸上狠狠一拳。

【随便写写】如果我的家人恋爱了

〔姐弟〕

身高一米九的少年把女子圈在怀中,把脑袋搁在女子的肩膀,歪着头对男子说:“喂喂——你就是我姐姐的男朋友么?”

身穿皮衣,脚踏高跟鞋的美艳女子围着少女转了两圈,少女害羞的低下头不再看着少年,女子凑到少女面前,轻佻的挑起少女的下巴,在她耳边吹气:“弟弟的女朋友呢……跟着我,怎么样?”

〔兄妹〕

三个身高一米九的男子类型各不相同,一个冰山,一个不羁,一个温柔,却同样站在少女身后,形成一个弧形,给少年带来强烈的压迫感,三个男子黑着脸开口:“你就是把我家小公主拐走的臭小子啰?”

少女不可思议的看着牵手的男人和女人,愣了几秒,然后走上前拍了拍女子的肩膀:“跟我抢哥哥大人的情敌,我是不会放过的。”


ps
此题名为:两点脑洞

【哈德哈】活了一百万次的猫

对于拽喵来说,死亡也不过是在另一个时间另一个地点复活而已,所以拽喵不惧死亡。真正可怕的是被愚蠢的人类收养,然后被那些人类因为一些小事给害死,“人类真是讨厌喵,明明害死的别人自己却要摆出一副悲伤的样子,还把本殿下当玩具么喵。不过只要乖乖把小鱼干奉上,本殿下也就只好牺牲自己一下了喵。”舔了舔芝士蛋糕般柔顺的奶黄色皮毛,拽喵如是想到。

拽喵是一只活了一百万次的猫,它做过国王的猫,做过渔夫的猫,做过小女孩的猫,现在它是巫师的猫。

“哇!他可真漂亮!”面前的男孩睁着他翠绿的眼睛,一脸惊奇的对他的同伴说“罗恩,我们可以养他么!”

“额……我还以为有赫敏的那只就够了,要知道我的斑斑被她的猫吓得瘦了不少,而且哈利你也有海德薇了。”

“噢拜托了,罗恩,你看他真的很漂亮。”

“嗯……啊……好吧,他的确很漂亮。”那个叫罗恩的红发男孩避开那个叫哈利的男孩的动人的绿眼睛,说到。

“喵——”拽喵想翻个白眼,“我可是活了一白万次的猫,还需要别人的许可吗喵?只要你送上小鱼干!”

哈利笑了,碧绿的眼睛弯了起来,红润的嘴唇翘着,连恼人的眼镜也不那么讨厌了。“生了一副好皮相嗯喵”拽喵恶劣的想着“一个巫师总不会那么无聊吧。”

事实用不那么尽人意,拽喵想着,巫师的世界也那么的无趣,小鱼干也没有什么新奇。好在他认识了克鲁克山,克鲁克山是一个有思想的猫,他对拽喵总是不屑一顾的高傲态度。“喂喂,克鲁克山你不要太嚣张喵,我可是活了一百万次的猫!我可是能变成人的!”

克鲁克山嘲讽般的喵喵叫几声,拽喵更加生气“不是巫术喵!!!按东方的说法,是猫大仙噢喵!”

拽喵不服气,直到克鲁克山抓住了斑斑——那个叛徒,收获了赫敏的奖励,便对他佩服起来。

“不能只看表象哦,无知的小鬼。”一副教训后辈的语气。拽喵暗自嘀咕,“思考问题?不是只要等待别人的讨好就够了吗?”拽喵不明白。

一年一年,时间过得很快,拽喵依然是巫师的猫,从小巫师的猫变成大巫师的猫。那个叫哈利的绿眼少年已经17岁了。

拽喵觉得什么变了,不只是少年长大了,还有什么。比如——会逗他玩还会塞给他小鱼饼干的双胞胎。

可好像什么也没变,比如——无聊的巫师的学院生活。拽喵甚至在想,下一次,他会是谁的猫。

猫-他听见有人说--嘶-破特的猫?

你?-拽喵看着它明黄的竖瞳。你是什么?我可是活了一百万次的猫——可不是破特的猫!

嘶--那你是谁的猫?

谁?我是自己的猫!我不属于任何人!哈利只是为我准备小鱼干的人!
拽喵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急着否认,他只隐隐感觉到应该这样做。

好吧——嘶--那你说你是活了一百万次的猫--

没错,拽喵得意道,还是可以变成人的猫大仙呦--

嘶嘶--那家伙笑起来,那我就是长生不死的圣蛇君啰--

拽喵被那家伙的话吸引,那家伙便趁机发出邀请,拽喵想“反正我不是谁的猫,哈利他也不知忙着做什么,克鲁克山也不知去向-”

他同意了,现在——他是蛇面人的猫。

做蛇面人的猫其实很辛苦,每天都能看到鲜血,人们扭曲的面容和饱含愤怒和绝望的双眼。这导致拽喵经常做噩梦,他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活一百万次,也知道这些人就像双胞胎一样回不来了。

那家伙安慰他--嘶,别担心,你可是主人的猫,而且是活了一百万次的猫。

出奇的,拽喵没有反驳他的话。

之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平静,直到有一天那家伙对他说“战争开始了。”

拽喵一度迷茫,后来在对立的地方看到了哈利,他恍然。拽喵做过国王的猫,他知道战争是什么,会怎么样——因为那个国王在兵败之际杀了他—然后自杀。

于是拽喵没有走,在曾经生活多年的城堡坍塌时没有,在蛇面人和他的手下屠杀时没有,在有人抱着哈利的尸体时也没有。他只和那家伙一起,站在蛇面人身边。

厮杀,咒语四射,魔力相撞再被弹开,拽喵想起做国王的猫的日子,之后他看到那家伙灰飞烟灭,哈利和蛇面人的对峙——拽喵轻轻的走过,奶黄色的皮毛在断壁残垣的土灰中格外显眼。

嘶喊,爆炸,土灰瓦解和不知是谁的不甘心的吼叫。不知为何,他在千万道咒语中分辨出那一道——也许是听了许多遍,恐惧让它成为反射的本能。

扭头去看,绿光闪过,直奔哈利——不!不要!拽喵没有想到鲜血,扭曲的面容或是饱含愤怒和绝望的双眼,他想到了——那碧波,仿佛春风吹拂柳枝,阳光照射盈盈一水。




哈利看到那术绿光铺面而来,想要改变现状,却动弹不得,

“喵——”

他听见猫的嘶吼,愤怒而嘁伤,哈利自嘲素来不善于看人脸色的他居然在临死前听到一声猫叫却演绎出如此多的情绪。

他看到猫向自己奔来,爪子抓地扬起的尘土,四肢发力肌肉的抖动。

他甚至看到——一个灰眸金发的少年扑进他的怀里,用巴掌大的小脸噌噌他的胸口,他也顺手握住了那少年柔软的腰肢。

死咒狠狠地打在少年的后背,他们一起向后倒去,哈利听见一声呜咽,好像是疼痛,又好像在撒娇。

他听见那少年说“都说了是猫大仙了,”他艰难的抬起头看着哈利,灰眸盛满泪水“活了……一百万次哦”

哈利看着窝在自己外袍上的一小团,仿佛少年只是他的幻觉,手抚上起司蛋糕般柔顺的皮毛,现在它以难辨色彩,泪不自知的冲破眼眶,划过脸颊,砸在那没了温度的皮毛中。心痛的麻木,明明海德薇那时也没这么悲伤,仿佛什么没抓住,他就不在了……是什么?哈利不知道。

战后,哈利把它和所有的回忆一起埋在了学院的一个角落。

猫救了哈利,扭转了战局,它是第一只得到奖章的猫。它下葬那天很多人去吊唁,哈利在它的墓碑前坐了一个下午,最后刻上它的墓志铭“活了一百万次的猫”——那个可能是幻影的少年说的。

拽喵,活了一百万次的猫,成为了自己的猫的猫,再没有醒来。

【JoJo】DIO×大乔

我坐在阴暗的角落
回忆曾经

幻想不可能的可能
我像看木偶戏一样看着你
但不是你
思念在夏天离去的你

明明不可能却还在幻想
不想重蹈覆辙的我却这样做了
我们没有珍惜彼此的日子里
现在只能怀揣你赠予我的怀表
留恋曾经的温暖

如果曾经不是把彼此逼到绝境
现在也可以有美好的回忆吧
空无一人的角落
就像儿时肮脏的街道
明明已经远离
明明遇见了你
却在你离开之后
回到曾经的噩梦

你在看着吧
我在问自己
我唯一敬佩的你

自己也扮成木偶起舞
只为纪念早就不在的你的笑颜
只是你已经不在
在夏天离去

曾经我们相随相伴
但是未来被我亲自断送
明明告诫自己
是谁先背叛
但怒火早被时光磨灭

我在幕布的这一边
我已经老了
那一边的你
却还是离去的样子
我们隔着幕布起舞
哪怕看不见心意也想通着

无数次在梦中惊醒
懊悔 绝望的记忆成为梦魇
我终于明白的时候
你却不在了
思念在夏天离去的你
幻想不可能的可能

你在看着吗
我在问自己
我唯一思念的你
曾经拥有的你

请你看看吧
在舞台上跳舞的我
努力弥补过错也无济于事
曾经高傲的我绝不会承认错误
现在的我无尽的痛苦
却不知道向谁倾诉

就像硬币的两面
我们注定是生死大敌
年少的我们只知道你死我活
却不知道硬币也可以立在地上

究竟怎么变成这样呢
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就像眼睛从蓝色变成红色
已经回不去了

怀表的指针走过一圈一圈
幻想不可能的可能
你在看着吧
我唯一爱着的你

【哈德】什么系都不是的同居三十日(番外)

番外。。。刚想起来

————————————————
“话说我强吻你那天怎么不追我!”

“你那叫强吻?这才是,感受着”

“呜……嗯啊”
“你!!!!”

“怎么,有没有你老公我技术高强”

“技术?毕竟救世主身边从不缺女生”

“额……没有,咳,你那天太突然,我完全没想到你会……之后我想了一天,想明白自己对你的感情,所以就去家门口堵你了嘛”
“顺便一提,你那不叫吻,叫咬”

“哇哦,有经验的Potter先生说的很有道理嘛”

“宝贝儿,我错了”

“啧。笨蛋狮子”

“老婆聪明不就好了”

Draco的抗议被磨灭在温柔的吻中。

勾起嘴角“果然……苯死了

【哈德哈】牵手(短小。甜?)

魔药课的日常掐架,除了会让略处下风的那个小动物不爽,还会让老蛇王不爽,当再一次喷洒毒液再加威胁无果后,蛇王陛下打算试一试最近麻瓜学院很流行的方法。

哇哦!你听说了么,黄金狮子和那只毒蛇小王子被罚了!

那不是日常么?

不一样!这回老蛇王发狠了,嘿嘿嘿,快点带上记录设备!!走啦——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并隐隐分成了三个阵型,小狮子们,小毒蛇们和来看戏的小鹰小歡们。

该死的蠢狮子!你们居然玷污了斯莱特林高贵的王子殿下。

胡说八道!毒蛇!分明是你们让我们圣洁的黄金男孩沾上了污点!想借此摸黑我们!没门!!!

摸黑?和你们说话简直是侮辱!更不用说王子殿下他——

不知是谁喊出的这句话,人群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两个当事人身上。
只见黄金狮子用手捂住脸,毒蛇王子把头埋在手肘,而他们剩下的那只手——紧紧的牵在一起。
没错——斯莱特林的王子殿下和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因吵架被罚当众牵手???大新闻欸。

Draco感觉自己脸上如同火烧,虽然把头埋的很低也不能抵抗这种羞耻。默默使劲,狠狠攥着Harry的手。

唔——你……你的手好软欸。

显然,捂住自己脸的Harry依然有心思调侃Draco。

闭嘴!该死的Potter!